Uber争议延宕 台湾相关政策受质疑

  北京5月8日电 (记者 杨程晨)台湾的传统出租车业者、Uber网约车营运者及台行政政府交通事务主管部门,三方最近一轮关于租赁车辆与Uber司机合作营运的争议延烧近三个月,至今未能理出头绪。

  代表传统业者的台湾计程车工业联盟8日提出,愿辅导Uber司机转业,包含免收牌照相干
费用、加入派遣车队前三个月免收派遣费等;未来Uber业者若愿遵照运输业法规,“落地”成立合法网约车队,该行业欢迎公平竞争。

  回想台湾出租车工业相干
方的博弈拉锯,从Uber进入台湾市场之初便现端倪。2013年来台后,Uber敏捷攻下市场,为不少司机、乘客提供便当,逐步改变许多上班族的出行习惯。另一方面,其运营游走于法规模糊地带,加之世界范围内酿成的多起恶性事件,引起局部舆论反思。

  传统出租车业者的埋怨从未停息,向台政府“交通部”提出该网约车营运者涉嫌违法的赞扬日渐增多。台政府2016年出台新规、隔年起头实施,对Uber及其合作司机开出总额逾2亿元新台币的罚单,并勒令歇业。

  但同年,Uber以新面貌重现市场。该公司起头与台湾本地租赁车企业合作,将新合作模式的网约车办事推行

推戴开来。

  今年2月,台“交通部”提出“汽车运输业管理规则”相干
条文修正案,明确规定租赁车辆不得在外排班待客,另外要求租赁车应以日租或时租方式计费,最低一小时起租。此案也被称作“Uber条目”,外界以为其上路后将冲击Uber现有营运方式。

  近期有台湾媒体及观察人士发文称,该政策有“讨好选民”之嫌。《联合报》报道指,网络平台叫车代雇驾驶自救会提出质疑,“交通部”站在传统业者角度提出修正案,是为“小黄司机(台湾出租车外观以黄色为主)的选票”。

  立德科技大学兼任讲师李欣晏于媒体“NOWnews”撰文指,“Uber条目”的争议之处不在于Uber去留,或租赁行业此消彼长,而是“交通部”以至台政府至今只求弭平争议、争取选票,弃消费者于掉臂。

  但在4月26日、即“Uber条目”预报期顿时结束、各方以为Uber在台运气尘埃落定之时,“交通部”发文称预报期满后,相干
条目不会立即生效;并称透过在各地举行座谈会,下一步将整合各界意见,慎重考量配套方案。

  各方会商仍在继续。下一阶段台政府提出的办法势必接收严正检视。(完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llccrp.com